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创业 互联网 项目 青年
当前位置: 主页 > 创业项目 >

这是一个躲在角落里的行业,如今正迎来搅局者!

2017-07-04 04:21 [创业项目] 来源于:未知
导读: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 7月4日报道(文/西龙) 这个行业已经很久没有搅局者了。 这是一个非常大,但是却躲在角落里的行业。一位服装行业人士表示。 数据显示,在中国,职业装市场已经突破5000亿,而来自重庆服装协会的官方数字,仅2016年,重庆的职业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7月4日报道(文/西龙)

这个行业已经很久没有搅局者了。

“这是一个非常大,但是却躲在角落里的行业。”一位服装行业人士表示。

数据显示,在中国,职业装市场已经突破5000亿,而来自重庆服装协会的官方数字,仅2016年,重庆的职业装采购金额就达到了260亿。

互联网+服装

虽然市场非常大,但职业装这个行业太传统了,大家都在按部就班。

与个人消费不同,企业的大宗采购,通常有着固定的采购渠道,并且会与供应链缔结非常紧密的关系,甚至是利益分配和输送。而这在也整个B2B市场上屡见不鲜,是这个行业的潜规则。

“我做服装行业23年了,我前面十几年都不碰职业装这件事,因为这个行业水太深了,所有人进去都会发现它没有一个固定规则,今天谁去招投标不知道,一个单子上百家参加招投标的人,但中标的基本会出乎你意料。”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表示,作为国内知名的服装企业,依文集团此前并未涉及过职业装领域。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团体服装产业极度分散,还未出现专业化的定制品牌。团体服装采购也面临诸多痛点,比如面料差、品质糟、不合身,以及采购中存在暗箱操作、拿回扣等等。

“企业要做职业装,往往老板不放心,怕有猫腻,再弄个人看着,几千人的职业装招标要有十几个人参与进来,要很长时间来回沟通,但最后还是会有问题。”夏华表示。

但左志浩认为,互联网正在改变这个市场。

1982年出生的左志浩是一个连续创业者,曾有过十年的快消品从业经验,先后服务于强生、费列罗等知名快消品公司。此前,他曾创办了蜂巢商城项目,从一家传统服务贸易公司转型为面向线下小微商户的互联网B2B采购平台。

一次机缘巧合,左志浩结识了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和猪八戒网CEO朱明跃。“当时有幸认识夏总和朱总,他们觉得职业装市场隐约有一些机会,希望通过互联网去做一些尝试,后来就一拍即合。”左志浩告诉猎云网。

2016年,左志浩放弃了原有业务,左志浩进入服装定制行业,创办了职业装团体服装定制平台-依服宝,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在他看来,服装和互联网的结合还有着很大的想象空间。而依文集团和猪八戒则成为了依服宝的天使投资人,天使投资金额即达到了2000万。

作为服装行业的新人,左志浩认为,首先要尊重这个行业的常识,对存量知识进行理解,同时深度思考。在他看来,商业本身的底层是一致的,行业的差别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岗位差别。作为跨界新人,可以借鉴之前行业的经验,和这个行业进行结合,有可能就会找到当前行业存在问题的一些解决方案。

左志浩

依服宝CEO左志浩

 

与其他电商平台不同,依服宝不是B2C,而是B2F(business to factory)。依服宝通过平台把企业及团体客户、设计师、生产商、品牌商、渠道合作商等多方连接起来,以撮合的方式实现产业链各端资源的优化配备,可以为客户提供包括设计、多方比价、生产、配送等一站式的团体服装定制采购服务。

而之所以选择服装行业的B2B平台,一方面左志浩感觉2C的竞争已经很激烈了,另一方面他觉得互联网和传统行业融合是一个大趋势。“我们是一门心思做企业和团体,这是我们在整个巨大的服装行业里找到的垂直切口,而在这个垂直领域,我们会更多地做产业纵深,把上下游打通。”

左志浩认为,任何一个企业的招投标,需要的是透明和合规,老板需要知道,成交价到底是多少,其他都是什么样的价格。但他也坦言,企业的容忍度不高,原因是多人决策,这就需要在质量、价格、服务、款式等方面进行综合和平衡。

“而互联网B2B平台解决的就是信息透明和交易效率的问题,并且可以将这种透明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通过充分的价格博弈,使得价格不断下降。”左志浩表示,他认为,这种透明可以帮助一个公司的决策者,打破之前既有的关系链。从而逐渐使平台形成价值洼地,并且随着规模越来越大,平台价值洼地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但左志浩也承认,要想改变此前企业紧密的利益链条不是一两天的时间。

低频产生平台

“这是一个低频市场,但市场很大。”左志浩表示。

“大家都说高频会酝酿平台,但我反而觉得越低频,平台的价值越大。因为在低频次领域,客户才需要一个买卖双方的市场。”左志浩告诉猎云网。

在左志浩看来,之所以做平台,是因为这个市场足够大,如果这个市场加在一起不到10亿的规模,肯定不可能有平台。他认为,职业装市场未来几年会过万亿。而应用场景更是包罗万象,包括学校、物流、餐饮、零售、培训、商务、会议、运动等等。

“这么大的市场,作为客户没有精力自己去筛选工厂,所以一定需要一个中间市场,一个类似于市场的一站式平台,来为客户提供很好的服务保障。”他说道。

目前,依服宝平台每月的成交额约为200万,左志浩预计年底能达到1000万。虽然成交额看上去很大,但左志浩坦言,主要是由于客单价高,十万很正常,最低也要三五千,在这种客单价上,很容易就把规模做大。

其中,京东以及某知名外卖平台都是依服宝的客户,对此夏华认为,作为互联网公司,他们本身就期望更加透明、高效的采购方式。“我相信刘强东一定比任何人都喜欢这种高性价比、高设计、高品质的采购,又能让他最爱的每个物流人员以最帅的方式呈现给客户面前。”

微信图片_20170628145331

依服宝平台此前未京东设计的T恤

 

在依服宝的平台上,目前有100多家供应商。在与供应链接触的过程中,左志浩发现,大、中、小不同规模的工厂,日子是不一样的。大规模的工厂不缺生意,比如优衣库的代工厂,生意很好,只不过利润不太好,而且也没时间做一些要求高并且很快的小单。小服务商的日子虽然不好过,但是成本低,没有固定工人,很多干脆就是皮包公司,所以质量不能保证。

而一些中型工厂,有一定的服务能力和生产能力,也有很好的质量管控体系,但是没单子做,还要养活工人。“这些人其实是中国数量特别庞大的一群人,这两端有非常强的需求,我们把他链接起来,这是时代给予的机会。”左志浩表示。

作为在行业内深耕多年的业内人士,夏华认为,互联网B2B平台,正在让企业的招标变得透明简单。“大家都希望有一个公平阳光透明的平台,两个小时就搞完的事,何必搞十几个人搞好多天,否则大家表面挣钱后来全公关了。”她认为,职业装B2B平台会给中国服装产业带来一场颠覆式的革命,这个行业也很久没出来真正的搅局者。

但左志浩觉得,颠覆往往发生在不经意间,一开始讲颠覆的人后来都没有颠覆。所以他不想讲颠覆,只想回到事物的本质,通过提升企业在采购过程中的性价比,使得企业能用更低的价格买到更好、更有个性的产品。

“如果能够为客户提供极致的性价比和服务,你就为客户创造了价值,为行业创造了价值。在这个过程中,你可能就重新定义了这个行业的产品,以及这个行业的服务。”他告诉猎云网。

个性化的职业装将成主流

以前的职业装市场,大家往往就想到两个字“低端”:用很低的价格,低端的面料,低端的工艺在低端的工厂,做出一些低品质的产品,客户不满意,穿的人也不满意,这显然不符合消费升级的趋势。

他认为,职业装市场的消费升级在于,现在大量客户不去批发市场了,也不去淘宝了,他们要买一些更好的东西,买一些更有个性的东西。

“比如京东肯定不能和顺丰穿的一样,每个企业都希望自己能穿出个性,衣服独一无二。这在之前是很难想像的,之前只有大公司有这样的专属权利,但是现在很多中小企业也开始享受这样的服务,并且愿意为服务买单。”他说道。

微信图片_20170628145324

微信图片_20170628145328

此前在依服宝平台为京东设计的职业装

左志浩认为,在个性化的消费时代,团体服装行业在经历了野蛮生长式的自由发展后,早已呈现出趋势性的转变。服装品类也开始由同质化向差异化发展,企业及团体对服装的需求也不再是淘宝款和批发件,而是对品质、工艺、设计等有了个性化的标准和要求。因此,随着细分市场的逐渐成熟,未来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的定制服务将成为企业及团体服装领域的主流。

他甚至认为,未来95%的设计师会消失。“设计师分为两类,一种是创造基础要素、创造IP的人,是引领潮流的大师;一种是拼接组合,把现有的时尚要素进行拼接组合,其实后一种未来完全可以通过大数据的方式解决。”

在他看来,计算机可以把无限多的要素组合成无限多的方案,人工智能可以在这个过程中优中选优,而且人工智能可以精确到每个人,根据每个人的喜好进行挑选。“但人工智能没办法创造艺术,因为艺术是人的审美,但在这个过程中,人工智能永远可以选择最优路径,这是人工智能所做的事情。”

服装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门槛低、产值低,生产更多的是靠经验,过去一直都是集单生产,客户体验比较差。所以为了能够标准化,就出现了版型,比如175号西装,被分为了92A、96A等等。

但目前真正的个性化定制还做不到,一件服装的生产成本其实没有太大区别,但如果是个人定制的话就需要量体,这是O2O,大量的成本发生在服务阶段。

“我们在初期的时候,客户也有抱怨,比如裤脚长短,logo大小。所以现在设计出来后,我们会让客户看样,而且是必须看,虽然这样牺牲效率,但正确比效率更重要。设计效果是无感的,必须要拿到衣服,才能觉得这件衣服那好哪不好。”左志浩告诉猎云网。

据他介绍,目前依服宝平台已经覆盖整体服装的18大类,基本可以满足客户95%以上的需求。包括餐饮服务、零售物流、教育培训、生产工程,以及商务办公、会议、运动健身等等。但他表示,未来还会做更多的延展和尝试。

“我们建立了一个基于大数据的云平台,未来基于数据我们就知道哪些款式受欢迎,哪些面料是需求,我们把这些数据放到整个产业链去分析,进行智能匹配,从而让产业链得到优化。未来,在大数据的基础上还会把金融引进来,解决平台参与者的资金需求问题,同时还会引入区块链技术,建立一个信用体系。”他表示。

微信图片_20170628134635

可穿戴设备一定不是戴的

小说《三体》中曾描述过这样一个场景,每个人都穿着奇怪的衣服,衣服上都带着自己的表情,而表情是通过衣服上的屏显实现的。

左志浩觉得未来这样的场景一定会实现,而且不会太遥远。在他看来,通过新技术或新材料,未来的衣服一定会有更多的花样和功能。

比如智能碳纤维,这种材料和普通的针织物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可以织进去,可以水洗。还有一些功能性纤维,可以按照你的爱好,进行定制,具体功能则取决于材料。

所以未来的衣服将不仅是衣服,而是一个可穿戴设备。

根据他的描述,未来的衣服,会通过你平时穿的衣服就可以随时随地的获取你的数据,并且进行实时传输,从而为你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我们现在和一些院校在开发智能服装,包括芯片、智能材料,但目前还在研发阶段”。

但左志浩认为,可穿戴设备一定不是戴的,一定不会改变你现在所有的东西,你平时穿什么还穿什么,没有任何变化,也不会在上面内置很多东西,因为它让人用着不舒服,而是润物细无声的把你所有数据拿走。再好的手表,比如iWatch,卖的也一般,因为它让人不舒服。

左志浩相信,随着材料的变化,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或者其他未知的技术的发展,未来服装一定可以玩出最多花样,因为服装穿得最多,离我们最近,是最不可缺的。

“那一刻离我们可能也不会太远了,十年,应该就会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他说。

一个产业的改变,一定是从订单开始

虽然服装未来会有无限多的可能,但左志浩觉得目前还对他们的工作没有太大帮助,只是一个隐约的未来。“我们是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我们坚信任何一个产业的改变,一定是从订单开始的,至于谁先跑到,一定是谁有订单谁先跑到。”左志浩说道。

“为什么京东、淘宝现在有最大的市值和产业的议价权,因为他们手里有客户和订单,当你希望去改变未来的时候,你手里只拿了一件未来的东西,你会发现客户不认可你,是空想。”在他看来,订单这件事是极其重要的。

而他现在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为企业团体做一件高性价比的衣服。“我们把第一单服务好,以后维护好,形成好口碑,所以我们不叫获取客户,而是经营客户。企业的复购对我们价值更大,企业一旦产生信任,很难切换,因为切换成本太高。”

对于盈利目标,左志浩表示,“我们今年先不盈利,我们先让我们的合作伙伴盈利,先让合作商盈利,先让服务商盈利,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拿到了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点点,我们相信这是个慢生意,我们希望能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为整个行业、客户创造价值。”

他认为,在一个互联网平台上,大家都发挥长板,你的短板由别人来弥补,通过互联网把行业的工业化信息化的程度往前推进,通过深度的工业化和深度的信息化帮助行业转型升级。

“我们现在先脚踏实地的把买卖双方的痛点满足了,把服务做好,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扩大规模,我们的未来才会有可能。”左志浩说。

(编辑:editor)

网友评论

在线客服

QQ:470867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