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创业 互联网 项目 青年
当前位置: 主页 > 另类创业 >

互联网创业圈的粉红风暴

2015-03-11 02:10 [另类创业] 来源于:上海商报
导读:继上周的女性创业故事之后,我们又采访了两位女性创业者,她们风格迥异,一个自由随性,一个严谨干练,却又有着相同的力量,以及家庭的支持、勇往直前的劲头。在男性主导的创业王国,她们,正在刮起一阵粉红色的风暴。 SOCIAL ONE创始人 自由随性又独特的王
       继上周的女性创业故事之后,我们又采访了两位女性创业者,她们风格迥异,一个自由随性,一个严谨干练,却又有着相同的力量,以及家庭的支持、勇往直前的劲头。在男性主导的创业王国,她们,正在刮起一阵粉红色的风暴。
 
       SOCIAL ONE创始人
       自由随性又独特的王婧
       在皋兰路的兰花小馆,戴着铆钉鸭舌帽、挂着暖心笑容的王婧安静地坐着,她的身上贴着大多数年轻人向往和追求着的标签:摄影爱好者、旅游达人、街舞舞者、出过书的作家。在这么多标签之外,她还有一个头衔——数字营销咨询服务商SOCIAL ONE创始人之一 。

       在微博上被“搭讪”创业
  3年前,在英国留学的王婧通过微博认识了创业合伙人范怿,两人随便聊一聊竟然碰撞出很多火花,原本没想过创业的她,就这样被“勾搭上”成为了一名创业者。
  SOCIAL ONE是一家针对新锐营销人的独立智库,专注于为数字营销创新提供第三方咨询服务。王婧在英国拉夫堡大学进修的正是媒体和文化分析专业,并且,她颇为自豪地说,她是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获得硕士学位。
  毕业后,她和范怿回到上海,全身心投入SOCIAL ONE的创建中。采访写稿是王婧那时候的工作重心。“我当时采写的第一期是春秋航空的社交航班案例,挖掘春秋的商业行为,提炼出有借鉴价值的点。”王婧回忆着,借着采访的名义,她累积了许多大公司人脉资源,所以,智库SOCIAL ONE的付费客户自然水到渠成。
  当可口可乐在社交媒体上推送关于旅游、美食、时尚等话题的消息时,王婧心里美滋滋乐开了花,因为这正是SOCIAL ONE给予的可口可乐社交媒体运营方向的调整建议。得到像可口可乐这样的大企业的认可,足以说明王婧的产品是成功的。

       爱创业 但不是工作狂
  31岁、女性、创业者,3个词组合在一起容易被贴上“工作狂”的标签,但对于王婧来说,绝对不适合,她的生活状态会让不少人艳羡。
  王婧爱跳舞,每周至少有五个晚上都会去studio跳街舞。
  独自旅行也是她的最爱。她曾在尼泊尔徒步一个月了解山脊上的民族,也曾在伊朗当地人家住宿,还在埃及听过一位来自英国的老太太讲珍惜光阴的故事。关于旅行,她有太多好玩的故事要分享。要分享就得拿出实际行动来,于是,在2013年初,她写的《趁活着,去旅行》出版了。
  作为一个足迹遍布20多个国家的行者,王婧一直在强调,“旅行不应是辞职、休学的借口,而是生活的一部分。”去年她又一个人去缅甸呆了半个月,回到上海后她满电状态地投入到SOCIAL ONE的事业中。

       独立 但不是败犬女王
  王婧真的能推翻这个社会对于创业女性的所有第一印象。除了不是工作狂,她也不是单身,相反,早在2005年,大学刚毕业不久的她就结婚了,对象是大学同学。对于先生,王婧在《趁活着,去旅行》的序言中这样描述:“这十年,我们帮助彼此与自身和解,让彼此成为更好的人。”
  大学毕业后,王婧在一家国际市场研究及公关公司工作了两三年,后来她想留学,先生就跟她一起去英国读书。在王婧以“专业第一名”毕业的同时,她先生也拿到了全专业最佳论文奖,先生还在论文摘要中写道:感谢王婧,我的灵魂伴侣,照耀在我心底深处的生命阳光。

       “我可以让改变发生”
  听起来王婧似乎生活得顺风顺水,但创业怎会没有困难和迷茫,只是她自信的态度和诉说挫折的方式,让她的人生听起来顺畅,这种表达本身就折射了她对待困难的态度——“To make a difference我相信我可以让改变发生。”在面对留学申请的拒信时,王婧选择回一封邮件据理力争,告诉对方除了GPA,自己在其他方面的表现足以申请到英国大学的offer,最终,对方收回了拒信。
  在刚创立SOCIAL ONE时,没有办公室,王婧和范怿每天在咖啡馆呆到晚上10点,写策划、讨论公司大纲、找资金。“一时间千头万绪,我那会感到迷茫。”王婧说。后来公司搬去了K11的联合办公室,但接下来,公司跟大多数媒体一样面临着经营难的问题,没有第三方投资,公司靠王婧和范怿的自有资金支撑,很长一段时间王婧都不拿工资。
  不过,王婧有力地证明了一句话“知识就是力量”,经过摸索,SOCIAL ONE成为了咨询SAP服务提供方,并有了付费的会员,被包括可口可乐、亿滋国际、IBM、在内的5000家企业的营销人作为了解行业解决方案及趋势的智库所认可和使用。如今,SOCIAL ONE已经搬到市区香山路的一栋老洋房内,公司全职加兼职员工差不多10个人,王婧表示自己很少发火,公司践行着扁平化的管理,作为老板,她的指令经常被挑战,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心情。“我喜欢被挑战,喜欢有主见、肯主动的员工。”王婧说自己有时候也坏坏的,会面带微笑拍拍员工的肩膀,对他们说:“今晚要加班哦!”
  独特的王婧,带着阳光般的笑容和上海时尚之都的摩登感,继续穿梭于自由旅行者和职业女性的角色中,相信下一次见到她,她会带来更多的惊喜。


       健康部落CEO欧思泱
       勇往直前的干练女汉子
       今年1月底,在杨浦区的一间咖啡馆,80后女性创业者欧思泱扎起头发、身穿小西装、踩着高跟鞋,干练利落地出现在上海媒体的面前,那是她作为CEO带着“健康部落”在沪举办的第一场发布会。当天下午,她便飞回了深圳。忙,是形容欧思泱现阶段状态最恰当的词语。
 
       忙碌是工作常态
  欧思泱在电话采访快结束的时候,告诉我,她马上要赶去见一个客户。当时已经快19点。对于她而言,工作到晚上9点回家已是常态,到家后继续处理事情也习以为常。
  家庭的支持同样也是欧思泱在外拼搏的动力。“我很幸运,有一位开明的老公,他非常支持我。”欧思泱这样说道,“倒是我妈妈,看见我加班到凌晨二三点,经常出差不在家,会有些心疼,让我不要这么辛苦。”然而,在结束健康部落产品发布会后,欧思泱更忙了。跑客户、做运营、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她在为自己的事业努力奋斗着。

       掌控欲强的女汉子
  2006年,欧思泱从西南财经大学毕业,进入一家门户型网站工作。虽然大学主修广告学,但她对系统构架充满兴趣。“当时我们宿舍的局域网架构就是我设计的。”欧思泱称这是“掌控欲超强”的表现。
  没过多久她就转向互联网公司,做了一名产品经理,从事企业策划、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和运营管理等岗位的工作。直到2013年10月,她加入上海益生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才有了后来的参与组建深圳健康部落创业团队、出任首席运营官兼全国运营管理中心总经理的故事。
  “我的天使投资人是我在上海益生工作时的老板,他说我不会是一名成功的产品经理,不适合打工,但我适合做管理者。”欧思泱说自己的性格特别像汉子,在协调分工上很有一套。
摸索,在曲折中前进
  一开始,欧思泱想做的是胎心监护的移动产品,她认为女性怀孕期间为关注胎儿健康是有消费意愿的,但项目在医生端卡住了壳。妇幼保健医院的医生不愿意在业余时间解答孕妇的问题,担心一旦出现什么意外要承担责任。
  第一个项目碰了壁,欧思泱却意外发现另一条创业路线——医疗设备。也成就了现在健康部落的模式:通过出售或租赁一套便携式医疗设备,采集、存储、分析、评估近40项人体体征数据,以此为基础推出群体健康管理解决方案。这一次,欧思泱的想法向市场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不仅产品完成研发,健康部落已收获不少付费的天使用户。

       女将团温柔又勇猛
  除了殴思泱是名女性,健康部落的其他4位负责人也是80后的女性。这种格局虽然不是刻意的,但在欧思泱看来,女性主导的公司文化,少了狼性,多了份善解人意。“在运营阶段,当要调整的产品方向跟已经执行的产品研发计划产生冲突时,男性文化的公司会命令式地果断中止研发计划,而在健康部落,我们会顾及到研发人员的情绪,跟他们耐心沟通交流,安抚后再做调整。”
  不过,别小看了这群温柔的女性,她们在工作上的拼劲一点不逊色于男性。什么凌晨加班、空中飞人、激烈讨论,她们统统hold得住。
  别看欧思泱一副女强人模样,她也会有沮丧压力大的时候。“在产品发布后,市场的走向跟预计出现偏差,团队的思维也陷入混乱,不管是团队内部还是外在的投资人,都对我们提出质疑。”欧思泱说,那个时候每天开产品讨论会,大家的士气都很低落,未来怎么走都很迷茫。那怎么办?欧思泱笑笑,说先找个朋友出来吃吃饭、聊聊天,放空。美食会让她心情好转,从牛角尖里钻出来,换个角度重新审视问题,会找到不一样的答案。
  现在,健康部落有43名员工,欧思泱带领着他们继续着她女汉子式的创业之路。

(编辑:fln)

网友评论

在线客服

QQ:470867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