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励志 大学生
当前位置: 主页 > 创友分享 >

专访Cendana Capital创始人Michael Kim:细说关于风投基金的那些

2017-09-11 07:13 [创友分享] 来源于:未知
导读:【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9月11日报道 (编译:堆堆) 编者注:本篇采访的是Cendana Capital的创始人Michael Kim。 我们采访了Cendana Capital的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Michael Kim,这是一家位于旧金山、专注于种子风险投资基金的公司。今年早些时候,Mi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9月11日报道 (编译:堆堆)

编者注:本篇采访的是Cendana Capital的创始人Michael Kim。

我们采访了Cendana Capital的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Michael Kim,这是一家位于旧金山、专注于种子风险投资基金的公司。今年早些时候,Michael宣布Cendana旗下又增加了好几只新的基金,其中一只较大数额的是8000万美元的主基金。公司将继续拿这只基金投资最顶尖的种子阶段基金。

我们和Michael聊了每一只基金的优先级顺序,从他写下第一份认缴承诺之后他的角色变化以及寻找新手投资基金管理人的流程。

问:你最近为Cendana筹集了好几只基金,可以跟我我们分享一下每只基金的优先级吗?

我是在2010年创办了Cendana,当时我们管理的资金大约为5亿美元。2017年4月,我们公布了几只新基金,这可以反映出我们投资方式。8000万美元的Cendana Capital III是我们的主基金,这笔钱专注于投资最优秀的种子风投基金。我们的管理账户中还有6000万美元,再加上德州大学的捐赠,现在资金总数约为1.6亿美元——这笔钱也会和主基金一起进行投资。还有一只7500万美元的基金Cendana Blackbird,这是一只溢余基金,意味着当我们从投资组合基金中拿到多余的金额时,我们就会投入Cendana Blackbird。

举个例子,如果我们的主基金和德州管理的账户认缴了1000万美元给投资组合中的一只基金,然后投资组合基金管理人又多拨了500万美元给我们,那么这笔钱就会进入Cendana Blackbird。一个大公司的养老基金就是Cendana Blackbird的唯一有限合伙人。

为了平衡我们的生态系统,我们还有一只直投基金是可以用来投资基金管理人投资组合中处于早期发展阶段融资轮的公司。这只价值3500万美元的基金叫做Cendana Investments II,它将为18-20个公司分别投资约175万美元。

我们之前的基金曾投资A轮和B轮的公司,比如说Dollar Shave Club、Casper、Looker、LendUp、Honey以及Drone Deploy。我们还建立了一个拥有1000万美元的管理账户Cendana Kendall,其中有一个家族办公室是唯一有限合伙人。这只基金专注于投资生态系统中处于后期发展阶段的公司——即融资前公司估值达到10亿美元。

问:你是如何评估一位风险投资基金管理人的?从你写下第一份认缴协议之后,你的评价方法又发生了什么变化?

我们的初级过滤条件之一便是投资组合的构建——在我们看来,持股份额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我们寻找的基金管理人需要负责领投并且至少拥有10%的持股份额。平均风投退出数额为1亿美元,因此如果你在退出时拥有该公司1%的持股份额,那么你也许能获得较大的收益乘数,不过100万美元的收益对于5000万美元的基金没有太大影响。但是如果你的持股份额是15%,那么这对于5000万美元的基金就会产生很大变化了。

这就是种子风投基金的关键优势了——它是一种获取3倍收益更为现实的方式,而无需达到10亿美元的风投退出条件。我认为这种过滤器非常实用,我们寻求集中性的投资组合,即基金的持股份额较多。我们的平均基金规模在7500万美元并且进行了25次100万美元的初始投资,剩余5000万美元则作为储备基金。我们的投资组合采取的也是同样的方法——我们是高确信度的投资者,旨在一个投资组合基金中成为前三名投资者,大多金额在1000万美元到1500万美元之间。这可以帮助我们确保基金管理人在投资的公司中占有重要地位,相应地这也能帮助我们获得许多直接投资机遇。

从我们创办Cendana开始,我们的投资组合逐步采用两种构建方式。首先,我们会开始一项试用项目——我们最多会为自己看中的、但并不十分确信的基金管理人提供100万美元的资金。不确信的因素也许和地域、行业或投资方式有关。

举个例子,我们原先不太相信波士顿或洛杉矶的生态系统,但却很喜欢这两个城市的NextView Ventures以及Mucker Capital。一段之间之后,我们开始青睐这两个地区的投资机会集,所以我们最终认缴了他们之后的基金。除此之外,我们也对硬件行业很感兴趣,因而尝试认缴了Bolt VC以及Root Ventures。最终,下一轮基金投资中,我们都认缴了更多的金额。

其次,我们在投资组合中增加了预种子基金投资。一直以来,我们还投资了K9 Ventures以及PivotNorth Capital,但随着一群要将亲朋好友轮融资机构化(50万美元的初始融资)的新团体出现,我们决定在今年推出一个特定的门类——我们会拿出500万-750万美元的认缴金额来投资Notation Capital这类基金。

问:你建立了很多只新基金。能否分享一下你建立基金的过程是否都相同呢?

我们的很多初始投资都是给新手基金管理人的,但他们所有人都是活跃的投资者。这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基金管理人的战术——利用自己的资金和亲朋好友的钱,筹集到200万-600万美元,建立一个投资组合,之后筹集更大规模的机构基金。

我们尽职调查的核心关键就是和投资组合的公司创始人进行交谈,我们会询问他们如果基金管理人拥有更多资金的话,你是否会认为他们可以领投你公司的种子轮融资。对于我们支持的初创基金(比如说Forerunner Ventures),他们的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我们从创始人那里获取到的好消息之一便是:当资金管理人只是一位小投资者时,他们却是创始人最早想要寻求建议的对象。这就证明了基金管理人能够帮助自己投资组合里的公司,也同样可以说明如果他们拥有5000万美元的基金,他们是可以领投种子轮融资的。

问:当你确信一支新基金管理团队时,你会如何劝说你的有限合伙人同伴也相信他们呢?或者这部分工作是交由管理人自己来证明呢?

和融资轮的领投者类似,我们花了大量时间帮助基金管理人筹集自己的基金。我们不是什么社会认同型投资者,通常情况下,我们是首个投资新基金管理人的基金有限合伙人。我们会与他们一起合作来找到我们了解到的、可能对此感兴趣的有限合伙人,然后引荐,与他们谈谈为什么我们认为这些管理人很特殊。同样,我们还会分享自己的投资备忘录以及尽职调查结果。但作为有限合伙人的朋友们却鲜少会有人愿意分享他们的投资备忘录。虽然这一点不太尽如人意,但我们依旧愿意分享——毕竟我们和基金管理人是合作伙伴关系,我们也希望他们可以取得成功。

 问:有限合伙人和普通合伙人是如何建立起互惠互利的合作伙伴关系呢?或者说他们应当置身事外呢?

尽管风投的一些意见确实可以带来一些附加价值,但我想最出色的初创企业不需要从他们的投资者那里寻求过多帮助。我认为我们的投资组合基金管理人在明确新一轮融资所需的里程碑时能够提供大量的价值。他们可以优化产品路线图、帮助建立核心管理团队、引荐重要合作伙伴和顾客,你甚至还可以夜晚11点打电话寻求帮助。与此类似,我们也试图让投资组合基金管理人可以承担好这样一个角色——帮助他们明确有限合伙人、下只基金的合适规模、后续的储备基金、在二级市场交易以获取盈利、和潜在的新普通合伙人进行面谈等等。

由于我们参与的都是种子风投基金,我们可以和基金管理人分享一些经验,我想他们也很感激我们分享这些见解。此外,我认为值得信赖的顾问角色能够在交易流程方面有助于我们的直接投资项目。

问:供需不对称可能会导致优秀的管理人基于一些不太理想的数据而做出决策。我们看到过最近有一些备受关注的事件。请问你是如何在业绩、需求和透明度之间寻求平衡的呢?

我想有很多有限合伙人是不会进行尽职调查的,最近早期阶段风投中也发生了几件事可以验证这一点。我们非常在意的都是未列出的参考信息,事实上我们确实有足够庞大的人际网可以让我们利用这些信息。举个例子,我们拥有三个咨询委员会,共有26个人,每个人都是早期阶段风投领域的资深人士,他们可以针对特定的人给我们提供大量信息。我们还有一些每天在“风投行业一线”工作的投资组合基金管理人,他们也了解很多关于普通合伙人的信息。因此,我们确实可以深入掌握一些关于潜在基金管理人的信息。

问:你是如何看待欧洲和美国的风投基金环境的呢?和美国的有限合伙人相比,欧洲的有限合伙人是否更偏向风险厌恶型呢?你有没有注意到各个市场里出现了不同类型的资金池?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与不是美国人的早期阶段基金管理人打交道。我想过去七年来,超过一半的基金管理人都不是美国人。我之前提到过,对我们而言,构建投资组合是一个重要的考量标准,另一个则是生态系统。其中,生态系统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三个矢量——高质量的创业者、高质量的联合投资者以及大量的本地后续资金。

第三个矢量是除了湾区和纽约/波士顿以外大多数生态系统所缺乏的。但是在过去五年时间内,欧洲风投生态系统已经大大改善了——除了Index、Accel London、Balderton以及一些传统的A轮和B轮投资者,现在该生态系统还拥有Felix Capital、Mosaic、BlueYard以及其他一些本地区内资金在1.5亿美元以上的A轮基金。

我们正在思考欧洲风投是否对于风险有一个不同的观念模式,但是欧洲早期阶段的风投是一定可以帮助他们投资组合里的公司搬到美国,然后让这项公司发展起来。相比以前,现在让公司迁移到另一个地区确实要简单很多了,但是他们本国的地理优势也在不断加强。

问:最近很多人在讨论将初始代币发行(ICO)作为初创企业筹集融资的一种方式。像这样的方法是否会在不远的将来扰乱风投融资模型呢?

从本质上来说,代币在一些公司并不能获取股票所有权,这就意味着这些代币的市场价值更多是基于交易动态。至今为止,几乎所有的功能代币都是用于加密生态环境,但是无功能的代币是否能成为融资的可行途径,这一点还有待商榷。目前,我认为早期阶段的基金应当小心投资ICO前的代币,但如果已经换取了代币,那么基金就应当制定一个算法方案——比如说如果可以兑换到10倍的钱,那么就应当出售掉25%的代币等等。

(编辑:editor)

网友评论

在线客服

QQ:470867227